免费教育要用大家的钱帮最穷的人

     免费教育的钱从哪里来?如果用大家的钱帮富人实行免费教育就不合理了;更合理的办法是用大家的钱帮最贫困的人。

 
    集中建廉租房,可能给租房者造成不便,更好的办法是直接给予外来工房屋补贴。
 
    由于非市场行为造成的房地产涨价的这部分收益应该归公,甚至因为非市场行为造成的房地产掉价也应该获得赔偿。
 
    “我说的房价上涨收益应大部分归公,指的是由于公众的非市场行为造成的房地产涨价的这部分收益应该归公,甚至因为非市场行为造成的房地产掉价也应该获得赔偿,薛涌片面理解了我的观点。”昨日,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做客石排“中国镇学习论坛”,对于此前旅美学者薛涌炮轰他“住房涨价部分应归公”的说法做出回应。
 
    在学习论坛上,81岁高龄的茅老执意站了一个半小时,在《财富的创造与分配》的讲座中,对石排25年免费教育、新莞人廉租公寓、本地人居住中心等一系列热点问题发表了意见和看法。
 
    “用大家的钱帮最贫困的人”
 
    石排以实行本地户籍人口从幼儿园到博士的免费教育而名声大噪,那么作为经济学家的茅于轼如何看待这一惠民政策呢?
 
    “免费教育的钱从哪里来?”这是茅老问的第一个问题,接着他说,如果钱来自政府的话,那就涉及到一个问题,“用老百姓的税收办免费教育到底好不好?老百姓中有富人也有穷人,如果用大家的钱帮富人实行免费教育就不合理了,更合理的办法是用大家的钱帮最贫困的人。”
 
    石排镇镇委书记、镇人大主席翟崇碧就25年免费教育的政策与茅老进行了探讨:“我个人也不赞成高福利。石排之所以实行25年免费教育,是源于珠三角一带集体收入分配的简单化。
 
    在富裕的镇、村,本地户籍人口一年可以分几万元的红利,这些人靠收租、分红过日子,天天无所事事,而我就要反对这种简单的分配,把村小组、村委会的分红转换到养老、医疗、教育上面来,让他们老有所养,看病不用钱,读书不用钱,实质上是对村民分红机制的一种转换。”
 
    “给外来工发放住房补贴”
 
    按照翟崇碧的设想,石排将要在未来的三到五年时间里,规划5个本地人居住中心,10个新莞人廉租公寓,“石排有18个行政村、63个自然村小组,居住分散,既不利于管理也存在土地资源浪费的问题,而我们规划5个本地人居住中心,就是让本地居民彻底解决住房的后顾之忧;10个新莞人廉租公寓,是为了解决外来工的居住问题,在全镇合理分布,30平方米-60平方米之间,10块钱一个平方米的租金。做好这两块,就要在石排大规模发展房地产,创造财富和税收。”
 
    听完翟崇碧的介绍,茅老非常关注这两种房子的产权问题,“本地人居住中心居住者有产权,廉租公寓产权在政府。”茅老认为,本地人居住中心必须是政府规划、由开发商来开发,政府没有产权,由市场来调控。“因为政府能不能和开发商做得一样好很值得考虑。”茅老说。
 
    对于廉租房,茅老认为集中建廉租房,可能给租房者造成不便,更好的办法是直接给予外来工房屋补贴,“让他们自己去市场上寻找最适合的房子租住,市场是最优的解决方法。但难度在于如何鉴别该给哪些人发住房补贴。”
 
    “总的趋势房地产会涨价”
 
    日前,茅于轼在接受网易财经专访时曾提出,房价上涨收益应大部分归公,“城市人口越来越多,土地就那么多,所以总的趋势房地产是会涨价的。那么这部分涨价的收入应该给谁呢?不应该给买房的人,因为他们没有做任何工作。比如说这个房因为修地铁涨价了,而这个地铁不是买房人修的,为什么地铁涨价的钱归他呢?这就没道理了。当然,也不一定归地铁。周围还有很多经济发展了房价就涨了的情形。要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就可以彻底解决我们的住房市场的扭曲问题。”
 
    对此,旅美学者薛涌进行了炮轰,“如果茅老的逻辑能够成立,那么你花100万买了股票,过两年变成200万了,赚了100万,这是否合理呢?按茅老的话,你没有做任何工作,甚至没有购买过上市企业的产品。但是,随着整个经济的发展,股市暴涨,你跟着无功受禄。这种“不合理”所得是否也应该归公呢?”
 
    昨天,茅老回应了薛涌的质疑,“我说的房价上涨收益应大部分归公指的是,由于非市场行为造成的房地产涨价的这部分收益应该归公,甚至因为非市场行为造成的房地产掉价也应该获得赔偿,薛涌片面理解了我的观点。”
 
    花絮
 
    夫人是幸福的第一源泉
 
    茅老曾说:“我一生最值得写的就是夫人赵燕玲,她是我幸福的第一源泉。”
 
    在昨天的媒体采访现场,恬静地坐在一边的赵老师招呼媒体记者靠近点坐,“他耳朵不好,怕你们提问他听不见”。茅老在现场愉快地告诉大家:“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我家就没有难念的经。我们是经过艰难困苦一路走过来的,从家庭的角度来看,我们是非常幸福美满的,而我也认为,全世界最重要的事就是每个人都幸福,自己追求幸福,帮别人追求幸福。”谈到晚年计划,81岁的茅老说要趁着不多的时日为社会多做一些事。